欧佩克IEA“激辩”原油需要前景 提供问题恐是更大风险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摘要

期货开户联系电话:18262610690在油市需要前景未明之际,欧佩克大幅上调了对首季全球石油需要的预测,虽然今年的需要复苏一定量上遭到新变种病毒的影响而推迟,但欧佩克觉得总体风险仍然有限。在新变种病毒席卷全球之际,将来油市供需关系愈发不可

期货开户联系电话:18262610690

在油市需要前景未明之际,欧佩克大幅上调了对首季全球石油需要的预测,虽然今年的需要复苏一定量上遭到新变种病毒的影响而推迟,但欧佩克觉得总体风险仍然有限。

在新变种病毒席卷全球之际,将来油市供需关系愈发不可捉摸。

对于前景的分歧在本周油市重拳报告中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欧佩克周一上调了2022年首季全球石油需要预估,称新冠肺炎病毒奥密克戎变种仅会产生温和而短暂的影响。与此同时,IEA则相对悲观,在周二的报告中警告奥密克戎将妨碍需要复苏,下调了2022年原油需要预期。

从短期来看,油市正面临一系列风险。“从奥密克戎到美联储收紧政策的所有短期风险,对油价的短期前景都很具备破坏性。”OANDA资深剖析师Edward Moya警告称,“病毒在欧洲蔓延带来的打击比预期的要大,当你盘算着家庭节日聚会的时候,短期前景可能在将来一个月被大幅下调。”

打开APP 阅读最新报道

欧佩克和IEA“针锋相对”

在油市需要前景未明之际,欧佩克大幅上调了对首季全球石油需要的预测,虽然今年的需要复苏一定量上遭到新变种病毒的影响而推迟,但欧佩克觉得总体风险仍然有限。

具体来看,欧佩克在12月13日公布的月报中表示,预计2022年首季全球石油日均需要将达到9913万桶,比上月的预测增加111万桶。除此之外,欧佩克还将2022年全球需要预期上调20万桶/日。

“此前预计将在2021年第四季度出现的部分需要反弹已拖后到2022年首季,在2022年下半年需要将愈加稳定地反弹。”欧佩克在报告中表示,“伴随全球变得更有能力应付新冠肺炎疫情及其有关挑战,预计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影响将是温和且短暂的。”

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伴随人类对新冠肺炎病毒的剖析研究愈发深入,疫苗、治疗药物已经相继推出并竞价,整体而言疫情已经大大缓和,因此欧佩克对于疫情的乐观也是符合实质的。

相比之下,国际能源署(IEA)在14日公布的最新月报中则更为小心,下调了今明两年石油需要预测。IEA在月报中强调,因为奥密克戎新毒株妨碍国际旅游,致使全球石油需要复苏减缓,从12月起,全球石油产量将超越需要,明年初将面临更大的供过于求。

因此IEA将2021年、2022年平均石油需要预测下调10万桶/天,并将明年首季的全球石油日需要预测下调了60万桶。不过IEA并不是极度悲观者,对于正在进行的石油需要复苏,IEA预计新冠病例的激增将暂时减缓这一进程,而不是彻底颠覆。

对比来看,尽管IEA较欧佩克悲观些,但两者拥有一个一同点:都觉得疫情的风险仍然有限,不会对油市产生颠覆性影响。

应该注意的是,尽管欧佩克对油市怎么看偏向乐观,但也留了后手。欧佩克+在本月初举行的部长级会议上决定保持原定的增产计划,将1月份原油日产量提升40万桶。但欧佩克同时也依旧维持了政策的灵活性和开放性,假如有需要,可以在短期内重新召开会议,随时改变路线。

提供问题才是更大风险?

对于油市而言,短期的风险在于:疫情仍在拖累需要前景之际,美国原油产量正在高油价的刺激下逐步增加。

依据美国能源信息署(EIA)13日公布的月度预测,美国最大的页岩盆地的产量将在1月份激增至纪录高位,二叠纪盆地的原油产量可能增加7.1万桶/日,达到503.1万桶/日,也是初次超越500万桶/日。

朱润民向记者表示,美国页岩油产量变化与WTI原油价格密切有关。假如国际原油价格持续攀升,美国的页岩油产量增长是一个基本趋势,但短期激增不太符合行业进步规律,原油生产所需要的基础设施也不允许。

“美国页岩油提供变化第一是适应美国原油价格的变化,原油价格上涨带动了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长;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伴随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,也会对原油价格上涨产生抑制用途。”朱润民进一步剖析称。

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的数据则显示,到2022年,美国页岩油生产厂家的资本支出将增加近20%,达到834亿USD,这是自疫情开始以来的最高水平。尽管这样,这仍然比2019年时的预测水平低了约三分之一,表明疫情来袭后,企业依据原油价格变化做出了更为审慎的生产决策。

从长期来看,相对于提供过剩,投资不足致使的提供短缺或将成为油市面临的最大风险。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周一表示,石油市场可能面临一段危险时期,由于勘探和钻井方面的投资降低,到2030年原油产量可能降低3000万桶/日。

“大家正面临一段可能非常危险的时期。假如没更多的投资来维持和提升产能,世界将面临一场‘能源危机’。在某种程度上,我不是在预测,而是在警告,闲置产能将会消失。”沙特能源大臣如是警告。

朱润民也对记者表示,因为近些年石油上游勘探开发投资持续低迷,新增产能建设项目偏少,新增产能与油田自然递减相抵消,全球原油供给不足的供需紧张情况在不久的以后将第三出现,势必驱动国际原油价格进入一个新的周期。

这一看法也得到了投行的呼应,摩根大通剖析师Christyan Malek表示,投资不足削弱了欧佩克及其盟友的增产能力,明年布伦特油价或升至每桶125USD,2023年可能进一步升至150USD。

对于将来的原油需要,朱润民对记者剖析称,从能源消费结构的角度看,石油所占的比重趋缓甚至降低,这是环境保护的需要,也是人类自己克制的结果。但从绝对消费量的变化角度看,大家还没发现石油消费进入平台期甚至进入降低轨道的迹象,将来一段时间石油的消费量还将继续处于上升轨道,随后增长速度才会趋缓并渐渐进入高平台期,最后再进入降低轨道,这符合行业进步的基本规律。

展望将来,朱润民对记者表示,节省能源、能源低碳化甚至脱碳是必然之路,但为了防止能源供需情况出现极端变化,全球需要对能源转型进行全方位深入细致的剖析研究,需要提前谋划,做好规划并付诸推行,需要防止过激过快的行为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